<optgroup id="42wmi"><xmp id="42wmi">
  • <center id="42wmi"><code id="42wmi"></code></center>
  • 播放記錄

    《攻殼機動隊》:美、日版的差別就一個字——“喪”

    時間:2024-06-19 20:07:00閱讀:50985
    寡姐的美版《攻殼機動隊》讓很多日漫忠粉失望了,原因無外乎是它把押井守版的高逼格嚴重矮化了。的確,好萊塢看上的只是《攻殼機動隊》雄厚群眾基礎所帶來的票房潛力,一次性消費是出品方的主要目的,東西方主創者的
    • 永生

      第32集

      2022 動漫歷史

      卑微家奴方寒從小抱著“寧做乞丐,不為人奴”的信念,憑借一己之力縱橫天地之間。他靠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突破神通的奧秘,將肉身鍛成永生之軀。努力一步步踏入仙道,最終成…

    《攻殼機動隊》:美、日版的差別就一個字——“喪”

    《攻殼機動隊》:美、日版的差別就一個字——“喪”

    1/18

    寡姐的美版《攻殼機動隊》讓很多日漫忠粉失望了,原因無外乎是它把押井守版的高逼格嚴重矮化了。

    的確,好萊塢看上的只是《攻殼機動隊》雄厚群眾基礎所帶來的票房潛力,一次性消費是出品方的主要目的,東西方主創者的文化差異使得原本玄奧的哲學主題被泛娛樂化的爆米花氛圍所取代,它甚至沒有1999年出品的《黑客帝國》長得更像《攻殼機動隊》。

    值得令人注意的是押井守的這部作品是在1995年完成的,這便是它被稱為神作的真實原因。很多年輕觀眾無法理解它的經典所在,恰恰是因為20年后的我們看過了太多仿作,再回頭看它時多少會覺得麻木與平淡。

    但!想象一下1995年你還是怎樣的一個小屁孩,而當時錄像廳里都在放些什么樣的主流影片,你便會明白《攻殼機動隊》的與眾不同與它那令人細思恐極的預言性。

    我覺得美、日版《攻殼機動隊》之間的差距不僅僅在于劇情和逼格,更重要的是在于影片的氛圍和格調。這種氛圍便是——“喪”。

    1、頭腦認知的“喪”:

    原作中的“傀儡師”是完全由電腦制造出來的程序代碼,它并非真正的生命實體,也不是我們傳統認識中的“靈魂”。而它占據人類軀殼(Shell)后進化成為了你我身邊的“他”,變相成為了真正的Ghost。

    這在觀眾的腦海里刻下了深深的“喪”:究竟什么是真實的靈魂?我們會是虛幻的軀殼么?“靈魂”定義的底線在哪里?這決定了我們是否真實的存在。

    就如同幾十年我們都無法在國內熒屏上看到反腐劇,卻突然萬眾熱捧《人民的名義》一般。當我們不知不覺被各種信息繭房洗腦后,我們的Ghost還真實存在么?又或者我們原始的“靈魂”早已被洗得干干凈凈,盯著電視呵呵笑的我們只是一具具行尸走肉罷了?!翱軒煛钡哪康倪_到了,它主宰了我們,成為了軀殼的主人。

    反觀美版《攻殼機動隊》,“傀儡師”的身份變成了草薙素子的老相識,甚至有點兒曖昧情愫。這讓劇情氛圍變得更為親切與浪漫,符合好萊塢觀眾的一貫口味。然而,這種卻嚴重丟失了原作中的“喪”,即對未知領域的迷惘與恐懼。

    不得不說,這種改編讓影片的深刻性大打折扣?!翱軒煛辈辉傧笳髦晖耆摹疤摶谩?,而是與素子一樣真實存在的試驗品,這讓純粹的“虛幻”向“真實”轉換所帶來的震撼性變得蕩然無存。它弱化為真實“靈魂”在軀殼間的移植,削弱了觀眾自身“靈魂”被程序代碼所占據的代入式恐懼感。

    只有跳脫出軀殼后的“滅”,才是真正可怕的、無法逆轉的“滅”。這種“喪”之恐懼,難以言表。它只存在于士郎正宗與押井守,無關好萊塢。

    2、情感思維的“喪”:

    原作中的結局是少佐失去了身體,靈魂和“傀儡師”融為了一體,并利用一個女童的義體重生,從軀殼意義上永別了草薙素子,在靈魂層面永生于虛擬網絡中,成為了一個無限性的可能。她(他)會以任何身份出現在任何時間與地點,無處不在,永無止境。虛無縹緲的同時,比我們任何生命實體都更為真實永恒。

    這種忘我境界很貼合佛教里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草薙素子永遠消失了,卻獲得了永生。在《攻殼機動隊2》中她沒有實體現身,卻仿佛一直伴隨在巴特左右,這種情感上的莫名疏離讓人感到無比深邃的孤獨與冰冷,何其“喪”哉!

    而美版《攻殼機動隊》的結局卻將“找自己”變成了“找媽媽”,并給出了一個溫暖的偽大團圓結局。少佐在重溫親情的同時還得以保存了斯嘉麗·約翰遜的性感胴體,并真情實意的甘為公安九課效犬馬之勞。這與原作中桀驁不馴的素子有著巨大的反差。

    失去身體與身份,進而失去親人、同事、愛人、朋友等等這凡間所有的一切……才是原作那得以升華的結尾。為了追求靈魂上的永生與自由,草薙素子不得不犧牲掉原本可以擁有的一切,這才是無可比擬的“喪”,痛徹心扉。

    而美版的結尾,草薙素子收獲了親情、友情、身體等等一切,卻喪失了靈魂上的永恒自由,成為了真實世界里如你我般被強權洗腦后的朝廷鷹犬與販夫走卒,這從意識形態層面把原作拉低了一個檔次。

    通過“找媽媽”的橋段淪落到與漫威《銀河護衛隊2》里星爵找爸爸一樣的庸俗套路,這是一條將“神作”成功降格為“庸作”的捷徑。

    3、感官沖擊的“喪”:

    “若吾起舞時,麗人亦沉醉;若吾起舞時,皓月亦鳴響;神降合婚夜,破曉虎鶇鳴……”

    原作《攻殼機動隊》被封神的不僅僅是士郎正宗與押井守,還有擔任配樂的川井憲次。一曲《謠》道盡了夢幻與現實,訴透了迷惘與空虛。它甚至獨立于《攻殼機動隊》成為了一座不朽豐碑,為歷代影迷樂迷所膜拜。

    的確,川井憲次與押井守從未讓人失望過,他們起到了相輔相成的作用。原作第一集里《謠》出現了兩次,第一次是在片首草薙素子義體成型時,一種神秘感油然而生。

    第二次是在少佐聆聽見“你我猶如隔鏡視物,所見無非虛幻迷蒙”之后,影片出現了一段非常意識流的畫面:巨大身影的飛機在幽暗的城市上空掠過,電車船默默行進在廣告牌密布的街巷河道中,人們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工作,骯臟衰敗的城市了無生機,紅綠燈無意識機械性的閃爍,暗雨中一群手執黃傘的小學生魚貫而過,霓虹遍布的香港街道上鬼魅叢生……

    這一段畫面與音樂的搭配堪稱空前絕后,極具空靈與混沌相糅之美,其意境令許多藝術片都望塵莫及。雖然局部畫面在美版中得到了真實重現,但兩者在整體格調上還是相差甚遠。

    押井守與川井憲次聯手,成功的在影片中表達出了“喪”的最高境界,令人震撼,讓人癡迷。之后二人在《空中殺手》中的合作也堪稱完美。詳見《看押井守與川井憲次如何在《空中殺手》中雙劍合璧》一文。

    美版沒有在正片中穿插《謠》,其實是因為整部片子沒地方可以用到這種“喪”味濃厚的音樂,整體風格與氛圍完全格格不入。所以只能在片尾曲用風格大變的電子混音版做了一次致敬。

    都說配樂是電影的靈魂,美版《Ghost in the Shell》便是Ghost out of theShell的典范。沒了《謠》的出現,我們看的也許是假的《攻殼機動隊》。

    看過后我們也許會感到一絲溫暖或悸動,但卻無法感受到第一次觀影押井守版《攻殼機動隊》后所感受到的那種深入骨髓的——“喪”。

    相關資訊

    評論

    • 評論加載中...

    首頁

    電視劇

    返回頂部

    會員中心

    美女牲交生活片_韩国全部三级伦在线播放_午夜理理伦a级毛片_99久久中文字幕三级久久